当前位置:wayQQ空间站 > 生活百科 > 文章内容

余光中绝色是爱情诗么

网站:http://wayqq.cn┊类别:生活百科┊时间:2018-01-07 15:30:26

从事文学床创作一生,如今魂归故土!余光中去世让文学界顿失一柱!还记得余光中那首绝色吗?敢问余光中绝色是爱情诗么?毕竟他也有年轻过!据悉,台湾文学家余光中病逝,享年89岁。余光中先生从事文学创作超过半世纪,熟知的诗作有选录课本中的《车过枋寮》《翠玉白菜》《乡愁》等,散文作品有《我的四个假想敌》《听听那冷雨》,翻译则以《梵谷传》最经典、最为人所知。

余光中 绝色

余光中绝色是爱情诗么

据台媒报道,著名诗人、台湾文学家余光中病逝,享年89岁。余光中先生从事文学创作超过半世纪,熟知的诗作有选录课本中的《车过枋寮》《翠玉白菜》《乡愁》等,散文作品有《我的四个假想敌》《听听那冷雨》,翻译则以《梵谷传》最经典、最为人所知。

余光中《绝色》

若逢新雪初霁

满月当空

下面平铺着皓影

上面流转着亮银

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

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

余光中绝色是爱情诗么

美丽而善变的巫娘,那月亮

翻译是她的特长

却把世界译走了样

把太阳的鎔金译成了流银

把烈火译成了冰

而且带点薄荷的风味

凡尝过的人都说

译文是全不可靠

但比起原文来呢

却更加神秘,更加美

雪是另一位唯美的译者

存心把世界译错

或者译对,诗人说

只因原文本来就多误

所以每当雪姑

乘著六瓣的降落伞

在风里飞旋地降临

这世界一夜之间

比革命更彻底

竟变得如此白净

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

下面平铺著皓影

上面流转著亮银

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

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

不知月色加反光的雪色

该如何将你的本色

——已经够出色的了

合译成更绝的艳色?

最爱那一句:月色与雪色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雪夜茫茫,她本是城堡里最尊贵的公主,是黄金笼里歌喉最婉转的夜莺,却向往着原野上不羁的风,哥萨克人最烈的酒,行吟诗人口中念念有词的远方。于是,她离开了那座华丽的牢笼,雪夜出逃:向着未知的苦难,也向着自由的方向。赤脚的少女在荒原上驻足凝望,那纤薄又孤独的背影,便是我梦里最常出现的意象。

余光中绝色是爱情诗么

《等你,在雨中》是余光中爱情诗歌的代表作,

诗作名曰“等你”,

但全诗只字未提“等你”的焦急和无奈,

而是别出心裁地描写了“等你”的幻觉和美感。

诗的语言清新亮丽,色彩鲜艳,画面唯美,给人留下无限的遐想。

等你,在雨中

余光中

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蛙声升起

一池的红莲如红焰,在雨中

你来不来都一样,竟感觉

每朵莲都像你

尤其隔着黄昏,隔着这样的细雨

永恒,刹那,刹那,永恒

等你,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外,等你,

在刹那,在永恒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我会说,小情人

诺,这只手应该采莲,在吴宫

这只手应该

摇一柄桂浆,在木兰舟中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耳坠子一般的悬着

瑞士表说都七点了

忽然你走来

步雨后的红莲,翩翩,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

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从姜白石的词里,有韵地,你走来

日记本

是的,因为这首诗不够好。

这首诗在立意上就逊了一筹,无非是良辰美景佳人,当然认真看我们可以看出主题还有翻译理论。但是,毕竟解读上难见多面性,想象空间也比较狭窄。

情感上缺乏真挚或者热情。

在结构上比较俗套,典型的三段论,第三段升华。

在遣词上是非常精妙的。比如,“把太阳的镕金译成了流银,把烈火译成了冰,而且带点薄荷的风味”。

在比喻上也非常漂亮。月光是日光的译者,雪是把世界变得纯净的译者,伴着反光的月色和积雪翻译出佳人的绝色。

但我始终觉得诗的立意和情感这是前两位的东西,否则遣词和比喻做的再好也不能说是好诗。

楼上某人说“颜色”比“绝色”好,吓得我坐在了地上。绝色是指佳人国色或者极美的颜色,在意象上不知道比“颜色”高到哪里去了。而且它押韵啊,绝色,月色,雪色,颜色能押韵吗,拿衣服。

当然大家会说我没资格说余光中的诗哪首不好之类的,但说说无妨,各抒己见嘛。余光中本人说自己喜欢《台东》的时候我都吓得虎躯一震。

楼上某人说,大家因为只关心《乡愁》不关心余光中别的作品,这个说法是不对的。因为文学圈不等于生活圈。在文学圈余光中如雷贯耳。《乡愁四韵》、《舟子的悲歌》、《五陵少年》、《寻李白》、《湘逝》、《春天,遂想起》等等,这些都不要太有名。网络上的评析、论文连篇累牍。所以说,《绝色》真的是因为自己不够好。

余先生那么高产 ,一年写几十首诗,哪能首首在顶峰,建议题主看一下我刚才提过的诗,就可以大体了解余光中的风格。

下面我推荐两首冷门的吧,是我最喜欢的余光中香港时期的作品。我认为这两首符合我所欣赏的立意、情感、结构、遣词、比喻兼美。

而大陆压眉睫反感到陌生,为何 / 岛在远方竟分外亲切?/ 又是近重阳登高的 季节 / 台风迟到,诗人未归 / 即远望当归, 当望东或望北?/ 高歌当泣,当泣血或泣 泪? / 二十五年,一痛不合的旧创 / 裂口犹张,滔滔向一夜暴雨 (《台风夜》节选)

这一切,不就是所谓的家吗?

当外面的世界全翻了身

当越南已了,巴拉维死了

唐山毁了,中国瘦了

胖胖的暴君在水晶棺里

有四个黑囚蹲在新牛棚里

只留下这九月静静的巷子

在熟金的秋阳里半醒半寐

让我从从容容地走在巷内

像虫归草间,鱼潜水底

即使此刻让我回江南

秋风拍打的千面红旗下

究竟有几个劫后的老人

还靠在运河的小石桥上

等我回家

回陌生的家去吃晚饭呢? (《厦门街的巷子》节选)

“在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个人觉得足够好啊,给人留下联想的空间很大。现在一提起余光中,相信许多人都会想起那一首《乡愁》,其他作品的关注度可能就相对少了些吧

《双人床》

作者 余光中

让战争在双人床外进行

躺在你长长的斜坡上

听流弹,像一把呼啸的萤火

在你的,我的头顶窜过

窜过我的胡须和你的头发

让政变和革命在四周呐喊

至少爱情在我们的一边

至少破晓前我们很安全

当一切都不再可靠

靠在你弹性的斜坡上

今夜,即使会山崩或地震

最多跌进你低低的盆地

让旗和铜号在高原上举起

至少有六尺的韵律是我们

至少日出前你完全是我的

仍滑腻,仍柔软,仍可以烫熟

一种纯粹而精细的疯狂

让夜和死亡在黑的边境

发动永恒第一千次围城

惟我们循螺纹急降,天国在下

卷入你四肢美丽的漩涡

一般来说,爱情诗歌中,涉及具体欲望的诗歌所占比例很少,这也许因为爱情归根结底还是一种精神活动吧。在爱情中,欲望只是“用”,而不是“体”,心灵的愉悦和灵魂的燃烧感、升华感才是爱情带给人类的最主要感受。爱情可以欢乐、可以迷醉、可以癫狂、可以痛苦、可以心碎,但是就是不可以百分之百的肉欲化。爱情包括欲望,而且包括最容易登上顶峰的欲望;但是爱情不是欲望,只有欲望和从欲望始到欲望终的男女之交不是爱情。作为人类最伟大的精神产品之一,诗歌,当然就更不能深陷在欲望和肉体的泥淖中而不能自拔了,哪怕是离欲望很近的爱情诗。

说起来很有意思,一直以道貌岸然状戴着著名诗人的光环行走于两岸的台湾诗人余光中,这个以温柔典雅的汉语和恰到好处的“西化”、以乡愁歌手的爱国情结和百十首五色斑斓的爱情诗歌而著称于世的“台湾第一诗人”,却写了一首很是“下半身”的爱情诗。而且,有意思的是,在余光中百十首爱情诗中,这首诗所占地位很高,甚至可以当成是余氏的诗歌代表作。一般来说,爱情诗很难成为诗人的代表作;大诗人的代表作中爱情诗所占比例更少。余光中这首诗既是他爱情诗的代表作,更是他诗歌的代表作。这首诗歌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这首诗就是我录在篇首的《双人床》。

诗不长,只有21行,在现代诗歌中,这种体积只能算是一首小品。余光中是多产诗人,在他的所有诗歌中,比这首篇幅长、比这首题材重要、比这首技巧繁复,比这首社会含义深广的诗歌举不胜举;但是,吊诡的是,这首诗歌的影响和知名度,却甚于很多他下了大工夫的诗歌和重要之作。在诗歌写作中,这种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现象很常见。

回到这首诗歌。

首先,这是一首爱情诗。这是一首直指欲望的爱情诗。诗名《双人床》,就直接点出了主题。除了小学三年级以下的孩子,智力正常的人都知道双人床是用来干什么的。但是,牛逼的是,诗歌的第一个意象却是“战争”,这一下子使诗歌的主题大大高于了爱情诗,“战争”和“双人床”的对比所带来的巨大张力在诗歌的一开始就扑面而来。就这一手,余光中的大诗人身份不容置疑。

第二句马上来了个“隐喻”,“长长的斜坡”是什么?可以是床上的整个女体,也可以是在爱中点亮的乳房;也可以是美妙的爱液斑斑的臀部;甚至也可以是在爱中张开的女阴。“长长的”只是感觉,不是写实,否则的话只有排球女将和女篮中锋还有鲨鱼们拥有“长长的”身体。诗歌的秘密是:形容词只强调感觉,而不为形容的本体守纪律。

紧接着一句又是“流弹”,爱情和战争仍然紧密的交织在一起,对比仍然强烈,张力仍然还在。接着的明喻“萤火”,这个意象很好的表达了诗人渴望战争快速过去马上熄灭和不要带来太大危害的感情,同时这个意象没有滑出传统的审美的天空,这也很符合余光中的风格。

抒情主体“你”和接受抒情者“我”,在诗歌中紧密的交织在一起;战争和爱情在诗歌中紧密的交织在一起;而“让”和“至少”所强调出的祈使色彩表露着诗人爱的狂热和对战争的蔑视。“至少”带来的压迫感和短暂感,也符合爱的本质和战争的本质:爱很短暂,战争具有毁灭一切的可能,今晚的欢会,可能就会中止于明晨的冲锋号。

“我的胡须和你的头发”“弹性的斜坡”“低低的盆地”“六尺的韵律”“滑腻、柔软、烫熟”“纯粹而精细的疯狂”“四肢美丽的漩涡”,一连串的意象和形容几乎都是“隐喻”,都是用“此物”代“彼物”,又都能传达出作者的意图,又都能让读者感受得清晰;一首欲望熊熊的诗歌,通篇却只用了“胡须”“头发”“四肢”,这样三个很中性的身体词汇,余光中的诗歌功夫还是很过硬的,同时也清晰的显露出了诗人的审美向度和诗学疆域。

这首诗歌,我认为最成功的地方就是“战争”和“爱情”的对比所带来的巨大的审美张力。一方面用爱情反战,一方面用战争对比出爱情的炙热和神圣的无理性。反战和颂爱都有了,构思很见匠心,当然也不排除妙手偶得之。

其次,急迫的祈使、宣告语气很符合诗歌的主题诉求和诗人的感情强度,也就是说这首诗歌的“语感”很好。另外,所有欲望化的内容都审美化了,都用并不隐晦的意象予以表达,这使这首诗歌一直拥有足够的美学质量,而没有坠入语言快感和审美暴力的深渊。同是下半身诗歌,人老余的做法很中庸,很敦厚,很不“逾矩”,看上去不很先锋,但是耐琢磨,耐琢磨是好诗的特点之一。一目了然的诗歌也许很有力量,很能解决问题,很过瘾,但是是不是诗歌还不好说。看看我们现在的下半身诗歌,“好乳”“龟头”“舒服”“弄醒”……似乎很有质感,很真实,很先锋,很解放;实际上完全放弃了诗歌应有的智力尺度和美学界限,诗歌在他们手中沦为了一次性使用的语言纸杯,装的不是诗意而只是些强度足够的破坏伦理破坏道德的语义,它带给我们的,只是语义的快感,而不是诗意的触及和升华。更因为操作上的平面化而有违“诗歌是一种特殊的智力、反常的思维和全新的智慧”的属性。

不信我们把余大诗人的诗歌改成现在通用的下半身,看看怎么样。

让战争在做爱的床外进行

躺在你长长的乳房上

听流弹,像一把呼啸的萤火

在你的,我的头顶窜过

窜过我的腋毛和你的XX

让政变和革命在四周呐喊

至少XX在我们的一边

至少破晓前我们很安全

当一切都不再可靠

靠在你弹性的屁股上

今夜,即使会山崩或地震

最多跌进你湿透的XX

让旗和铜号在高原上举起

至少有嗷嗷的叫床声是我们

至少日出前你完全是我的

仍出汗,仍淌水,仍可以咬疼

一种合二为一的热腾腾的肉体

让夜和死亡在黑的边境

发动永恒第一千次围城

惟我们循螺纹急降,天国在下

卷入你的XX、屁股和六九式里

(注: 诗中个别极裸露词句转载时隐去,用XX代替)

怎么样,看着是很过瘾,但是已经不是诗歌了。总体的对比和语感还有意象的迁移都一样,但是给我们的感觉是什么?智力没有了,审美变成了蓄意的伦理破坏,下半身是下半身了,但是诗歌呢?

余光中的这首诗歌写于1966年,彼时余氏正处于创作的高峰期,当然也正处于肉体的高峰期,余光中出生于1928年,1966年他38岁,这个年龄的男人,**上正是好时候,经验和心态可以使这个年龄段的男人更完整和丰满的进入与主宰**。和许多余光中的爱情诗不一样,这首爱情诗肯定不是用来赠人的,也就是说这是一首“虚”的爱情诗,它不是某个爱人和某段爱情的语言分泌物,它只是借助于爱情这个主题。所以我认为,这样一首爱情诗,只能出现于余氏的这个年龄段。38岁的余光中在成熟的**心态和写作技术中写出了这首诗歌,就这么简单。

似乎有必要再补充一下余光中的爱情生活。看看余光中的照片我们就会知道,余大诗人是个正派人,一本正经,像用木头刻出来的。余光中的爱情和婚姻生活都很正常。该恋爱时候恋爱,一恋就恋成了,然后顺理成章的结婚,一夫一妻,育女四人,几无绯闻。但是也有传奇在里面,余大诗人的爱人范我存是他的亲表妹。两人也算青梅竹马,历6年而终成眷侣。在余大诗人笔下,他的表妹是这样的:“一朵瘦瘦的水仙,婀娜飘逸,羞赧而闪烁,苍白而疲弱,抵抗着令人早熟的肺病,梦想着文学与爱情,无依无助,孤注一掷地向我走来……”值得一提的是,诗人因为鄙视规矩、梦想过剩、情绪不定、自命不凡……往往容易放浪形骸,自得其乐,在混乱浑浊的生活中消耗自己的激情、才华和生命。余光中在**方面很严谨,做到了从一而终,似乎也没有嫖娼啊交情人啊一夜情啊什么的绯闻,在这个时代,这真是很难做到。

这比近亲结婚难多了。

为您推荐
精品图片推荐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
WAYQQ空间站www.wayqq.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8 QQ业务乐园. All Rights Reserved . 鄂ICP备12017691号 鄂公网安备42060202000014号